说出来也许很少有人会相

爷爷叫我从小睡在棺材里,这样才能保住我的小命......

自打我记事起,我就没有睡过床,而是睡在一口很古老的棺材里面,那棺材内径前底宽57公分,上口宽42公分,高60公分,是棺木的标准尺寸。

每天睡觉之前,爷爷会在棺材的西边角落点上三炷祭拜用的贡香,这贡香是沉木香,闻起来很舒服,正好可以盖住那棺材里面微弱的腐臭气息。

五岁之前还好,因为不知道什么是棺材,而且那棺材被一床白色的被褥盖住,宽度也够睡,所以我没有觉得有什么,反正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

但是五岁之后,那棺材就显得有些窄了,甚至都不能翻身,所以我忍不住问爷爷,能不能和他一样睡在大床上。

爷爷不但拒绝了我的要求,还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顿,并且要求我只要睡觉,就必须在棺材里面。

农村迷信,爷爷更是村里面出了名的老迷信,经常会去给人主持丧事和迁坟,而且还会给人看风水,不管是阴宅阳宅他都看,经常神神叨叨的。

五岁之前,我没有一个玩伴,家里除了爷爷之外,没有其他的人,村子里面甚至都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我打小起就懂事,爷爷不准我出门,我不哭也不闹,有的时候拿着爷爷的老烟斗,就能玩一下午。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毕竟那个时候还小,被爷爷打了一顿之后,我变得更加不敢提睡大床的事情了。

六岁的时候,要开始读书了,我才接触到了除了爷爷以外的人,但是爷爷从来不允许我带其他的小伙伴回家玩,小伙伴来找我,也绝对不能让他们进我的房间,其实我的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那口摆在房间最中间的棺材。

六岁,正好是懂事之后的第一个叛逆期,爷爷越是不让我带人回家玩,我就偏偏要去做,趁着爷爷外出的间隙,我把一个小伙伴带进了我的房间。

那个小伙伴很胖,大家都叫他胖子,进了我的房间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口棺材,他惊叫一声说道:“赵默,你房间里面怎么有一口棺材,你的床呢?”

我指了指那口棺材说道:“这就是我的床啊。”

胖子听我说完拔腿就跑,嘴里说道:“你是死人,只有死人才会睡棺材。”

这件事情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村子,村子里面的大人们倒是没议论什么,毕竟都知道爷爷是什么人,但是那些小孩可就闹翻了天,胖子的爷爷就是在镇子里面开棺材铺的,都说那是很不吉利的东西,而我,也变成了一个“不祥之人”。

从此以后,我更是没有了一个朋友,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离我很远,他们都管我叫“棺鬼”,那些大人们也都叮嘱自家的小孩不要和我一起玩。

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爷爷把我吊起来痛打了一顿,我当时也隐约明白了为什么爷爷不让我带人去我房间的原因,可是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要我一直睡在棺材里面。

小孩都是记吃不记打的,知道了棺材是给死人睡的这件事之后,我开始抵触在棺材里面睡觉,有一次半夜,我偷偷的跑去爷爷的房间,被爷爷发现了,那一次,爷爷足足饿了我三天,最后终于妥协,再也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思。

爷爷经常早出晚归,我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因为我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别人家里都养狗养猪养鸡,我们家什么都没有养。除了偶尔可以看到的几只老鼠,它们就是我的玩伴,无聊的时候,只能和它们说话。

孤单的日子一致持续到六岁的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那天晚上天很热,整个村子的狗都在叫,村子里面的大人都打着手电跑了出来,手里拿着扁担和锄头,像是在抓小偷。

小孩都是喜欢凑热闹的,我也不例外,可是爷爷说过,太阳下山之后就不可以出门了,要不然再饿我三天,所以我只能打开窗户趴在窗户上面看。

村里的人还没有走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一条黑影爬了过来,沿着窗户溜进了我的房间里面,我看的很清楚,那是一条足足有我手臂粗的蛇,蓝色的。

蛇溜进去没多久,几十个村民就跑到了我家门口,我赶紧关上了窗户,因为村里面所有人都不待见我,让他们看到我,免不了会受到很多白眼。

转头看了看屋内,那条蓝色的蛇已经不见了,我这房间除了这一条窗之外,就没有其他出口了,那条蛇难道爬进了我的棺材?

我慢慢的走到棺材边,果然看到那条蛇在棺材里面,那条蛇盘成了一个漩涡形状,就那么仰头看着我,它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像是蓝宝石一样,很漂亮,身上有六处伤口,猩红色的血渗出,蓝色的蛇皮被红血染成了紫色,看上去很可怜。

“你没事吧?”我赶紧爬进了棺材,趴在里面关心的问道。

我这话刚刚问完,爷爷带着另外几个人就推开了我房间的门,爷爷问道:“默子,你有没有看到一条蓝色的大蛇?”

那条蛇一听到爷爷的声音,立刻钻进了被褥里面,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我动了恻隐之心,就觉得那条蛇很可怜,而且我没有什么玩具,和那些老鼠早就玩腻,现在来了一条这么漂亮的蛇陪我,我哪里会说出去,在我心里,这些动物比人要友好多了。

我装作已经睡了的样子,从棺材里面爬起来,揉了揉眼睛说道:“爷爷,我没有看到蛇啊。”

爷爷点点头,转身就关上了门,嘴里说道:“我们再去其他地方找找,默子,你待在屋子里面千万别出来。”

爷爷走后,我松了口气,掀开了被褥,对着那条蛇说道:“没事了,他们走了。”

那条蛇似乎有灵性,探出了一个蛇头,对着我点了点头,似乎是在感恩。

“快睡吧,等你的伤好了,我就偷偷把你带出去。”我小声的说道,再次给它盖上了被褥。

村里的人找了这条蛇足足找了三天,谁也不知道这条蛇在我这里,听大人们议论,那条蛇咬死了二丫家的狗,还咬死了胖子家的牛,有剧毒,是不祥之物,一定要打死才行,甚至还有人说那蛇过七年就会成精,然后会害死村子里的所有人。

听到‘不祥之物’四个字,我更加坚定了要好好保护那条蛇的决心,因为我也被他们说成是不祥之物。

三天后,那条蛇的伤彻底好了,而我和它说要送它走的时候,它却钻进了被褥里面,似乎很不愿意走,这三天我也习惯了它的存在,既然它不愿意走,我自然也很开心,它很漂亮,而且身上没有一点味道。

为了不让爷爷发现,我趁爷爷不在的时候,在棺材的底部用锯子弄出了一个小洞,棺材的底部离地面还有五公分的距离,我不在的时候,它可以躲在棺材下面,就算爷爷给我换被褥,也不会发现它,而我,每天放学回家的时候都会抓一些青蛙或者老鼠给它吃,它吃的很少,一个星期只要吃一次东西就可以了。

这样,我和一条蛇睡了整整六年的时间,我每天放学回家吃完饭写完作业,就会第一时间爬进棺材里面,每次我一爬进去,它就会钻出来,缠在我身上和我玩,它的身体很舒服,夏天冰冰凉凉的,而冬天却带着一股温热,每天晚上,我都枕着它的身体入睡,很安逸。

那年我十二岁,记得那是我生日的前一天晚上,爷爷照常进来请香,但是这一次,他手里不仅仅只有三炷香,而是有一大把,除了贡香之外,还提着一大袋子的纸钱,我跟在爷爷后面,不知道爷爷今晚突然为何如此反常。

爷爷进来之后一言不发,点燃了纸钱之后说道:“默子,你在这里烧纸,接下来的七个晚上很关键平安度过去了,你还能活,过不去,那就是命了。”

“爷爷,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道。

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你也长这么大了,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一直睡在棺材里面吗?”

我一边烧纸钱一边看着爷爷,等着他说下去,小时候问过很多次,每次都换来一顿打,这次,我可不敢再问了。

爷爷说道:“你的八字命格,是极阴命格,这种命格万中无一。”

“爷爷,什么是极阴命格?”我眨巴着眼睛问道。

爷爷一边点香一边说道:“命分阴阳,阳聚人,阴招鬼,极阴和极阳之命,是命理的两个极端,极阳命格乃帝王之命,而极阴命格。。。。。。”

爷爷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疑惑的看着他问道:“爷爷,极阴命格怎么样。”

爷爷叹了口气说道:“极阴命格乃‘鬼夺之命’,而十二又是显命之数,今晚过了十二点,你就十二岁了,七乃回魂之数,你的极阴命格会慢慢显现,七天之后达到一个顶峰,到时候,方圆百里之内的孤魂野鬼都会来争夺你的身体。”

第2章夜半私语声

“爷爷,真的假的?你不要吓我。”我有些哆嗦的说道。

爷爷掀开了盖在棺材上面的被褥,露出了很多张黄色的符纸,脸色沉重的说道:“我一直叫你睡在棺材里面,那是因为你睡觉的时候阳气会下降,阴气会散发出去,这棺材的四周贴了符,这些符能够锁住那些阴气,不被周围的游魂野鬼发现,可是你已经到了显命的岁数,这符是压不住的,现在,只能祈祷这百里之内的孤魂野鬼不要太多才好。”

我默默的看着爷爷,鬼神之说我是不信的,心里虽然也有怀疑,可是爷爷根本没有必要骗我。

爷爷说话间已经把棺材周围插满了贡香,嘴里说道:“你别怕,今天晚上照常睡觉,命格初显,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爷爷出去之后,我照常躺进了棺材,这一夜我一晚上没有睡,紧紧的抱着那条蛇。

确实如爷爷所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隔壁的胖子家,却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一夜之间,村子里无缘无故的死了六个人,这六个人都是一些中年人或者精壮的小伙子,他们死了之后,四肢长出了蓝色的蛇鳞。。。。。。

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整个村子都沉寂在巨大的恐慌当中,因为人们想起了六年前的那条蓝色的蛇。

听到这些传闻,我不顾大家的厌恶去看了那些尸体,果然看到他们身上那些蓝色的蛇鳞之后,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在我棺材里面居住的那条蓝色的蛇,因为蛇鳞颜色基本上一样,只是胖子一家人身上的蛇鳞要更加的明亮一些。

村子里面的人再次像疯了一样,因为算起时间来,也将近七年了。

那天,村里所有的人都来到了我家,叫爷爷想办法,因为当初说蛇如果不打死会在七年后遭殃的就是他。

我心中也无比的恐惧,听那些大人说,越说越害怕,甚至几乎认定了胖子一家人的死,和我棺材里面的那条蓝色的蛇有关系。

我赶紧跑进了房间,把门锁上,爬进了棺材里面,那条蛇依旧还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我顿时就慌了神,因为它身上的颜色也变的更亮了,可以说和那死去的六个人四肢长出的蛇鳞颜色一模一样。

“你。。。你。。。”我哆嗦着双唇,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开始我还没有怀疑它,因为它昨晚一直和我在一起,可是看到它身上蛇鳞的颜色变化之后,我开始怀疑它了。

那条蛇似乎被蒙在鼓里,一如既往的爬到我的身上,然后把头靠在我的胸前,用那双像是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看着我。

“人。。是不是。。你杀的!”我哆嗦着问道。

蛇看着我晃了晃脑袋,眼神之中满是无辜,然后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很是温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的这个举动让我安定了不少,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条蛇一直在我的棺材里面,昨天晚上我也一夜没睡,它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害村里面的六个人。

外面很吵闹,那些村民纷纷在逼爷爷想办法,我静静的躺在棺材里面,听着外面的动静,紧紧的抱着那条蛇,心里五味杂陈。

村民一直到了中午才离开,我这才爬出了棺材,走到了堂屋,爷爷满脸愁容的坐在饭桌边上,才一个上午没见,爷爷似乎老了很多一样。

我不敢和爷爷说这件事,默默的跑去厨房做午饭,午饭做好之后,爷爷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哪里还吃的下饭哟,你的事情才刚开始,现在村子里面又出了这么大的事。”

我默默的给爷爷盛好饭,嘴里说道:“爷爷,如果不吃饭,就没有体力去解决那些事情的。”

爷爷摇了摇头说道:“打蛇打七寸,蛇要成精,也需要七个生魂辅助,现在已经死了六个,还有一个人会死,如果那蛇真的成了精,整个村子也就完了。”

“还有一个人会死?”我惊讶的问道。

爷爷点点头说道:“嗯,而且就在今晚,那死了的六个人,都是当年打伤过蛇的人,剩下一个,根本不知道那蛇会害谁。”

我又想起当初那蛇爬进我棺材的时候,身上确实有六个伤口。

想到这里,我赶紧问道:“爷爷,那六个人是被蛇咬死的么?”

爷爷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其实蛇快要成精的时候,根本不用自己去咬死人,哪怕它窝在山洞里面,也有办法害死人。”

我猛的站了起来,我不怀疑那条蛇,是因为它昨天晚上一直和我在一起,可是按照爷爷的说法来说,不用自己出面也能害死人,那问题就麻烦了,再联想起那条蓝色的蛇这六年来的各种异常,我的后背开始渗出一丝丝冷汗,我甚至可以肯定那六个人就是那条蛇害死的。

“你怎么了?”爷爷皱了皱眉头,我是他带大的,突然这么反常,他立刻就察觉到了。

我看着爷爷的样子,头发苍白,满脸的愁容和疲惫,一咬牙,把蛇的事情说了出来:“爷爷,其实那条蓝色的蛇一直在我的棺材里面。”

“啪!”爷爷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面,满脸气氛的说道:“你说什么?”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爷爷,爷爷这下彻底的愤怒了,抬手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我当时年纪小,被爷爷这一巴掌打懵了,张嘴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爷爷也不管我哭闹。拽着我就往我的房间走,走到棺材边,掀开了棺材上的被子,然而那条蛇已经不见了。

“在哪里?”爷爷冷着脸问道。

我指了指棺材角落的那个小洞说道:“可能进去里面了。”

爷爷拿来一把锄头,把棺材翘了起来,用砖头垫好之后,往里面看了看,嘴里说道:“不在。”

“不可能!”我赶紧趴在地上,往里面看了看,确实没有,那条蛇,已经不见了。

爷爷面色冷峻的看着我,嘴里说道:“鬼祸犹可避,妖灾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用找了,今天晚上,你等死吧!”

“爷爷,它不会害我的!”我倔强的说道。

爷爷再没说话,急急忙忙走了出去,然后拿起一根拇指粗的柳枝走了进来,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满屋子的追着我抽,一边抽还一边道歉,嘴里说道:“小孩不懂事,得罪了大仙,大仙莫怪,莫怪啊。”

这一抽,足足抽了一个多小时,爷爷也一直重复着这句话,那个时候我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疼痛,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柳枝抽出来的血印,到了最后,我实在没有力气躲了,直接痛晕过去。爷爷也没有管我,直接把我丢在了床上,随后就出了门。

半夜的时候,我再次痛醒过来,全身几乎动弹不得,只要稍微一动弹,就会扯到伤口,而且我还发现,我的手脚都被爷爷用柳枝绑了起来,似乎怕我跑掉。

那晚月光很亮,虽然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但是我也能看清楚房间里面情况,因为睡前一直在唱着嗓子大哭,嗓子很干,可是这个时候我根本不能起身,只能敞嗓子喊了几声爷爷,结果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一阵哼哼唧唧之后,我再次进入迷迷糊糊的状态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苗条的身影推门走了进来,月光下的剪影近乎完美,那种摄人神魄的性感曲线我现在依旧记得无比清楚。

“你是谁?为什么来我家?”我盯着那个身影问道。

那个身影没有说话,只是按开了点灯的开关。

来人是一个绝美的女子,及腰长发披在背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那文子sir的红唇性感而妖媚,鼻子小巧而高挺。

我发誓,这是我此生见过最完美的女子,不管是现实中还是电视里,我都没有见过比她更美的女人,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

倾国倾城貌,惊落南飞雁。在我心里,她就是仙女下凡。

我呆呆的欣赏着她的美,她也笑颜如花的看着我。

虽然手脚都被柳枝绑住,但我还是咽了一口口水,嘴里说道:“仙女姐姐,你是谁?来找我爷爷的吗?”

“不,我来找你。”女子的声音如水似歌,如梦如画,听在耳朵里面特别的舒服。

我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我。。。可是我不认识你啊。”

“不,你认识我。”女子缓步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我身上的那些被柳枝抽出来的伤口,心疼的问道:“小孩,你疼不疼?”

“不疼。”我咬着牙倔强的说道。

女子微微笑了笑,嘴里说道:“我知道你很疼,我来帮你止疼好吗?”

她柔和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忍拒绝的意味,我点头说道:“好,谢谢仙女姐姐。”

继续阅读


本文版权归趣快排seo 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