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龙老师

出品 | 子弹财经

又一个千亿市值IPO诞生 ,又一次产业互联网的胜利。

大概在8年前,中国的智能手机用户只有1.5亿人,大约相当现在的九分之一 ,有一批行业先行者却从中看到了机会 。他们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是完全不同的机会,它可以让每个物理个体 ,不论是人还是物 ,都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数字ID,并可以进行实时的交互 、反馈和协同,一种新的基于广域连接的商业模式即将浮出水面……

时隔八年 ,其中最有能力的一批企业正在证明自己当初对格局判断的准确,其中,就有满帮这个当今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1、满帮上市

6月22日 ,满帮集团(以下简称“满帮 ”)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YMM”,成为中国的“数字货运第一股” ,最终发行价定为19美元/ADS,市值接近210亿美元,约合1300亿人民币 ,意味着又一只千亿独角兽浮出水面。

招股书显示,满帮作为领先的数字货运平台,通过打通线上车货匹配及交易闭环 ,实现了货主与司机的无缝连接 ,并提供货运黄页服务、货运经纪服务 、线上交易服务及一系列增值服务,已构建起覆盖公路运输全服务场景的货运新生态 。

阿里系出身的张晖,于2013年年底 ,在经过对物流行业的深度调研后,自己投资并带领一支规模不大的团队,研发了面向卡车司机和物流公司的运力调度软件——运满满 ,填补了长期以来国内跨城运力智能调度的空白。

这个团队可以说完全是白手起家,起家的所在地南京,也不是一个创业公司扎堆的地方。起初 ,张晖只租了一个10平米的小房子,他担心招不到人,为了让办公室显得大一点 ,还在墙上贴了镜子 。说来幸运,还真汇聚了一批默默坚持的人一起走到了今天 。

当时的互联网+出行市场已经风生水起,但重得多、痛点也深得多的货运行业 ,却鲜有人试图用互联网的方法论进行改造和升级 ,张晖的老同事王刚当即追加了天使轮。

不过,2013年才入局,真的称不上太早。因为从2014年开始 ,许许多多打着做“货和车的连接 ”的车货匹配平台,也杀入了赛道 。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 ,仅仅做车和货的浅层次连接,是不足以真正改造这个行业的。

绝大多数类似项目启动的时候,“产业互联网”概念还没有勃兴 ,也正是因为没有意识到产业互联网对于这个项目在本质上的重要性,经过若干年的资本洗礼,数以百计的车货匹配平台纷纷倒下 ,一时间行业盛传车货匹配是「伪命题」,其实大部分企业的基本模式没错,但是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撑来实现。

张晖后来曾调侃地说:“有人说我们是靠地推起家的 ,其实 ,我们更注重创新 。创新的第一步体现在了我们把线下的货源搬到了线上,之后经过不懈地努力,又把线上非标的黄页模式变成了标准化的闭环模式。与一些通过充分竞争后才进入无人区的大公司不同 ,我们从创业的第一天开始就在无人区,一路探索过往不曾有人探索过的土壤。”

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出行行业刚刚赢得了一场对国际巨头的险胜 。但了解幕后消息的张晖却发现 ,当中国出行公司刚刚实现用移动互联网进行简单的运力调度的时候,国际出行巨头已经运用了多项平台级的产业互联网技术,如线路自动规划、定价实时波动和数据积累用于预测等 ,这让他们做出了一个很重要 、很超前的判断——

技术驱动+商业模式创新,用产业互联网而不是消费互联网的技术改造行业,才是长期主义。

这个判断 ,如今是尽人皆知,但在8年前就看到,才是真正的洞察力。

如今 ,单纯的商业模式创新已经基本穷尽 ,技术驱动+商业模式创新才是下一个时代的主题,这解释了为什么BAT纷纷投入产业互联网技术,解释了贝壳找房 、京东健康这样的企业为何选择互联网+产业的形态投入 。

所以 ,如果要问满帮和别的企业有什么不同?那么,相同的都是车-货的直接连接,不同的是背后的支撑。

2、满帮究竟解决了什么问题?

严格意义上说 ,今天的满帮集团,承载了运满满创始人张晖和货车帮创始人戴文建的共同梦想,两人也同为集团董事会成员。

所以 ,在上市时张晖第一个感谢的就是戴文建,他说:“首先,我想感谢一下我的好兄弟老戴 ,老戴是货车帮的创始人,也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拓荒者,他把创业的精神留在了企业的基因里 ,直到今天 ,公司依旧有好多老戴的影子 。 ”

远在成都的货车帮于2011年成立,此后渐渐崛起,而运满满成立于2013年 ,后面是一段长达数年的厮杀,直至2017年,在投资人的撮合下 ,运满满和货车帮正式合并,自此奠定了难以撼动的地位 。

一家很有影响力的媒体当时预言说:这次合并的结果是,之前中国的互联网行业里 ,消费互联网巨头层出不穷,但产业互联网出现群体性缺失。现在两家公司走到了一起,不仅万亿级的物流行业格局即将被改写 ,未来更有望打造出中国产业互联网巨头。

当时,看到满帮未来的不仅有媒体,还有一些眼光独到的投资人 。

GGV纪源资本从2016年开始投资满帮集团的前身之一“运满满 ”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表示 ,货运物流市场过去是一个低效、传统的市场,满帮集团通过移动互联网让信息更扁平化,通过App直接使货源匹配到司机 ,解决了传统线下物流行业货源短缺 、价格虚高、投诉率高和货运流转低效等问题,利用智能物流提高了资源整合效率,提高了供需双方的匹配速度 ,极大地优化了物流行业。

可见,行业的痛点,表层是匹配效率 ,底层则是物流货运市场存在一个多年的难题——供需服务效率问题。

满帮集团如何突出重围的?「子弹财经」认为,是勇于面对和解决痛点 。

当时货运市场的第一痛点,是市场极为庞大 ,但结构过于长尾。

根据CIC报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公路运输市场,2020年公路运输市场总规模达到6.2万亿元。从市场规模来说 ,货运市场很大 ,但由于国内有一大批长尾货主(需求端)和卡车司机(供给端)都是小微企业甚至是个人,整个市场的供需资源非常零散,是一个典型的非标、散乱型市场 。如何将散乱的市场整合起来 ,对平台的考验极大。

满帮的做法,一开始就是平台型架构。

简单来说,就是以满帮为代表的平台通过整合社会运力资源形成运力池 ,连接货主及货代企业形成订单池,辅以大数据和AI技术进行精准匹配连接,实现物流资源的配置优化 ,显著提高了存量资产的使用效率 。以公路运输市场为例,平台的出现使车辆空驶率从之前的40%-50%下降到20%左右。

当时的货运市场的第二大痛点,是没有一个公信力足够高的平台 ,传统货运的信息流转和交易达成,本质上是熟人经济,信任成本虽低 ,但效率却非常低下。

与这种低下的匹配效率所不相适应的 ,是当时随着电商经济发展而规模迅速膨胀的货运行业 。一方面是巨大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另一方面是货运行业的数字化迟迟得不到进展 。

张晖看得很清楚,熟人经济加上调度室的几块小黑板 ,就是当时主流的货运行业存在现状,这导致因信息不对称而影响了货主与司机的高效匹配,同时交易的复杂度很高 ,但数字化程度却很低。

此前,运满满(货车帮的做法也类似)通过线上信息平台,高效匹配货运供需两端 ,减少了过往第三方的层层转包,打通线上车货匹配及交易闭环,完成货主与司机的无缝连接。

而这次至关重要的合并 ,极大地加强了行业的集中度——新的满帮集团,其平台注册的卡车司机数量超过第二至第五大数字货运平台总和的两倍,这不仅加速了数字化货运在行业的普及度 ,也使得先进生产力得以充分发挥群聚效应和网络效应 。

这次合并可以说一举奠定了满帮的领导地位 ,但并不意味着行业就此平静,依旧有追赶者层出不穷,而满帮的护城河又在哪里?

3 、满帮的核心护城河是什么?

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物流科技“独角兽”榜》:菜鸟网络、京东物流和满帮集团分别位于榜单前三的位置。

可见 ,在行业观察者眼里,满帮的本质是“科技+物流”,而不是单纯的物流。而产业互联网的价值就在于 ,它呈现ABC合流(AI+Big Data+Cloud)的融合,随着企业的运转,数据会不断累积 ,累积的数据又能反向优化基于AI的数字化运营和预测能力,最终形成一个可以自己生长、升级的数字壁垒 。

「子弹财经」认为,满帮的第一护城河 ,是踏踏实实的搭建了行业基础设施。

可以说,满帮成功的基础,是进行了一整套数字化 、标准化和智能化的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如果说这属于“硬件 ” ,那其中的“软件” ,则包括?套全?的公路运输交易规则和相关的应?程序,它“重写”了这个古老行业的“软内核 ”,进而赋予其“硬核实力”的升级 。

满帮的物流基础设施已将货运匹配效率从?天?幅提?到?分钟。2020年12? ,满帮的平均运单匹配时间(衡量从货主通过满帮的平台下订单到卡车司机?付运费保证?完成交易的平均时间)为13分钟,?2019年12?提?了44.3%。

而深受多方欢迎的是,同时 ,满帮作为一个直接连接供需双方的平台,消除了既往这一行业复杂的交易结构,由于交易层次的削减 ,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从而降低运输成本 。而这并不是一笔小钱,因为中间商费?通常占到货主?付运费的10-15%。

此外 ,满帮还通过降低空驶率、减少燃料浪费,从而实现环保。在2020年,满帮通过更智能的物流基础设施减少了330000公吨的碳排放 。

而这一切的支持是“三化 ” ,即数字化、标准化和智能化 。

在数字化层面 ,满帮已经将货运匹配流程完全数字化,货主和卡车司机随时随地通过他们的?机进行连接,而满帮以透明和结构化的?式提供数据 ,以便货主和卡车司机可以快速做出明智的决定。

在标准化层面,满帮收集了?组标准参数,并且根据满帮的海量历史交易数据?成的附加参数与这些标准参数相互补充 ,从而使得运营有一套数据依据,进而,这些数据为更智能的匹配和定价算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由于有了数字化和标准化 ,从而使得智能化得以实现,现代人工智能的主要模式是深度学习,而深度学习的效果极大程度上取决于数据的样本量和标注水平 ,满帮正是因为有了更多关于交易 、货主和卡车司机的数据,才可以建立一套通过全?的参数范围,实现更智能地匹配和定价交易 ,这也使得卡车司机能够从过往基于搜索、查看列表的“人找货”体验转变为基于系统推荐的“货找人”体验 。

当然 ,除了以上所述,满帮的第二护城河,是成体系的提供服务的能力+增值服务。

对于基础服务方面 ,我们已经有充分的描述。所以「子弹财经」特别注意到,满帮还提供了?系列增值服务,以满?货主和卡车司机的各种进阶需求 ,例如,货主可以在满帮平台上访问运输管理系统,并寻找信贷解决?案和保险服务;卡车司机可以在平台上查询交规违反记录 ,获取保险、ETC 、能源等服务 。

这些服务有些提升了货运工作的便利性,有些则有极大的商业空间可供挖掘,如能源和保险服务。

前面虽已提及 ,但这里还要展开,「子弹财经」认为,满帮还有第三护城河 ,即数据池+运营know-how。

满帮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 ,在很多企业还在为数据的缺失和异构而感到难以治理时,满帮已经把创立多年来的大数据视为最珍贵的财富,在科技化建设的过程中 ,通过对这些数据的深入挖掘和优化利用,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核心壁垒,那就是基于数据分析 ,驱动效率决策的提升,这是满帮能够得以不断降低成本的关键,也是它在十年间就成长为赛道领航企业的一个重要原因 。

伴随着新消费的升级 ,网络型物流企业的竞争已经从规模竞争走向精细化管理竞争,而精细化管理的关键在于数字化网络运营。

事实证明,每个有海量运营数据积淀 ,并善用科技手段利用这些数据隐含的价值的企业,都有相对比较稳固的基本盘,例如美团 、携程和贝壳找房 ,这样的企业即使面对竞争对手的补贴式成本竞争 ,也能够用差异化的竞争手段予以应对;相反,有些一度技术很强,却没有运营积淀的企业 ,很容易就随着技术范式的转移,快速的失去竞争力。

这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运营是一门科学,现代化的运营产出的不仅是数据 ,还有大量的行业know how,而所有的优化都必须基于历史数据的沉淀,以及跟运营团队的具体经验相结合 ,才能产生持续累积的价值 。

满帮是一个典型的产业互联网企业,这体现在,大量运行的数据虽然在小B(货主、车主等)处流转 ,但最后回笼到满帮的大池子里,用于业务提升打磨,AI能力训练等 ,而这些能力又能通过满帮的自有网络去实施。

满帮是货运行业的产业路由器 ,棋盘资本创始人马宏提出过这样的观点:“存量时代的‘大整合’过程中,行业所需要构建的底盘,要承担的就是一个产业路由器的角色 ,其链接着很多专业的小B。这其中,中心的大S(大供应链平台)是数据驱动、数据链接和网络协同,由专业的小B提供专业技能和贴身服务 ,全面触达消费者,实时互动,完成个性化服务 。 ”

而这一切满帮应有尽有 。

本文版权归趣快排SEO 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