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黄燕华

编辑 | 蛋总

出品 | 子弹财经

教育行业“双减”政策出台至今,余威依然不减。若论受到冲击最大的企业,可能不是“学而思们”,而是“VIPKID们”。

之所以这样说,是有两点可以作印证的:第一,少儿英语培训被认定为“学科培训”,可以说是铁板钉钉的事情;第二,中办、国办于近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显示,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

多位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表示,从事在线少儿英语行业的绝大多数外教都身居海外,这意味着,国内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将普遍面临外教供给严重不足的问题。

因此,目前无论是少儿英语机构、家长还是资本市场,均不可避免地“陷入恐慌”之中。“双减”政策的出台,究竟将对VIPKID、51Talk、阿卡索等一众玩家影响多深?这些玩家们将会如何探索新的发展路径,并实现自我救赎?

1、恐慌的家长与资本市场

“双减政策正式发布的那天(7月24日)晚上,我所在的好几个家长群都快炸了,所幸我给孩子报名的少儿英语课程还有两周上完。”北京小学生家长周萍向「子弹财经」表示。

周萍坦言,尽管她也担心报名的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后续经营出现问题,但她并不想把剩下的课时给退了。“说实话,现在让我去退款,我短期也找不到更好的替代产品。”

有些家长的诉求是直接退费,“当我看完双减政策后,我第一时间找到我家孩子报名的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进行沟通,对方客服人员告诉我,双减政策针对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培训,少儿英语培训受影响较小,但我仍不放心,最终还是申请了退款。”上海小学生家长郑刚对「子弹财经」说道。

而脉脉职言区时不时传出的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裁员消息,则将家长们的担忧情绪推向了高点。

“不少80、90后家长都注册了脉脉,他们有事没事都会逛一下脉脉职言区,所以一般都能看到机构们的相关消息。”长期从事在线少儿英语行业的陈宪对「子弹财经」表示。

在陈宪看来,那些原本不想退费的家长可能也要申请退款,而那些想退费但犹豫不决的家长此时的退费之心可能变得更加笃定了。

事实上,对“双减”政策反馈直接的不止家长们,还包括资本市场。

「子弹财经」注意到,“双减”政策出台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在美股市场上,51Talk股价收盘暴跌26.58%,瑞思教育股价收盘大跌11.11%。

此后,上述两家股价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下波动。以51Talk为例,7日27日,其股价虽说开始回涨,但仅两个交易日后,该公司股价又连日下挫。截至美东时间8月10日收盘,51Talk、瑞思教育的股价分别跌去3.01%和3.57%,总市值分别仅为6236万美元和6100万美元。

显然,资本市场对51Talk、瑞思教育等少儿英语股的热情迅速降温,但“双减”新政带来的影响远不止于此。

2、少儿英语培训=学科类培训?

客观来看,在“双减”政策出台之前,在线少儿英语培训被普遍认为属于“非学科类培训”。

或许正因如此,教育部还特意发文明确了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7月29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的通知》,指出:根据国家义务教育阶段课程设置的规定,在开展校外培训时,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英语、日语、俄语)、物理、化学、生物按照学科类进行管理。

而即便这样,仍有诸多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不承认自家从事的少儿英语培训属于学科培训。

就拿VIPKID来说,其工作人员称,公司开办的课程属于非学科文化类课程,旨在提升孩子语言综合素质能力,且使用的教材也是基于CCSS再自主研发的,并非是限定范围内的教材。(编者按:CCSS全称为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又称“美国共同核心州立教育标准”,是按照美国大学招生要求制定的教学大纲,涵盖从幼儿园到12年级所有的学科内容。)

不过,“少儿英语培训属于学科培训”基本上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从7月25日开始,我们就双减政策相关的一些关键性概念解读,多次跟我们的主管部门浙江省教育厅进行沟通。比如我们其实一度主张我们从事的外教不属于培训,属于口语的练习或陪练。”8月3日,兰迪少儿英语创始人李晶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就其公司将暂停外教课等事宜与学员家长们沟通时表示。

但兰迪少儿英语从浙江省教育厅得到的回复是,无论是少儿英语还是少儿口语,目前在浙江省这边都被认定成学科。“其他省最终也会不可避免地被认定成学科。”李晶说。

而一旦少儿英语培训被认定为学科培训,则意味着“VIPKID们”将同“学而思们”一起按双减政策严格执行。

接下来,一个最直观的影响是,在线少儿英语机构的收入或将面临“腰斩”甚至“膝斩”。

因为根据“双减”政策规定,聘请在境内的外籍人员要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而如大家所知,在线少儿英语机构普遍依靠境外的老师授课获得收入。

因此,一旦无法聘请外教上课,机构的教学课程势必受影响,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将集体陷入“现金流吃紧”的窘境。

首先,机构的广告投放已被叫停。“双减”政策提到,中央有关部门、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强校外培训广告管理,确保主流媒体、新媒体、公共场所、居民区各类广告牌和网络平台等不刊登、不播发校外培训广告。

其次,机构的上市融资渠道遇阻。“双减”政策明确指出,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

再次,机构的资金遭强监管。根据“双减”政策,通过第三方托管、风险储备金等方式,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进行风险管控,加强对培训领域贷款的监管,有效预防“退费难”、“卷钱跑路”等问题发生。

最后,机构要填补退费的缺口。按照李晶在线上直播时的说法,家长们交的大部分学费都被机构用于投放获客。“如果大家都一窝蜂地来找我们退款,我们说真心话是扛不住的,我们也相信整个行业没有一家公司能扛得住。”他说。

或许因为现金流吃紧的原因,一些头部玩家出于优化运作与缩减成本的考虑,不得不开启了“大裁员”动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近日,51Talk开启大规模裁员,首轮裁员对象从试用期员工开始,然后扩展至正式员工。而且,此次裁员涉及大多数部门,就连HR部门负责人也已离开。甚至,一些员工当天办理手续当天离职,无需交接工作。

「子弹财经」就该消息向51Talk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对方的正面回复。

当然,被指大裁员的不止51Talk,还有头部在线少儿英语机构阿卡索。

“阿卡索裁员50%,(7月)31(日)已经开始。”近日,脉脉平台上有一位认证为阿卡索员工的用户爆料称。

随后,「子弹财经」就该消息向阿卡索方面求证,对方回应称,“公司确有正常的业务和人员调整,但裁员50%不实。”

很明显,头部玩家们都已进入了“紧急状态”,更何况处于行业腰部的玩家,它们面临的处境更不容乐观——不仅受到头部玩家的层层挤压,也容易被尾部玩家抢夺生源。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双减”政策对于尾部玩家的影响相对较小。

除了收入锐减、现金流吃紧等共性影响外,少儿英语机构们还将面临各自不同的挑战。

按“双减”政策要求,在全面开展治理工作的同时,确定北京市、上海市、沈阳市、广州市、成都市、郑州市、长治市、威海市、南通市等9个城市为全国试点,这意味着那些在全国试点城市拥有业务的少儿英语机构将率先遭到“暴击”,而其他少儿英语机构将拥有更多的转型调整时间。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已上市的少儿英语机构或面临退市的风险。

一来,受“双减”政策影响,少儿英语市场将缩水严重,届时机构增长停滞甚至出现负增长现象;二则,教育中概股市值要涨回原来的水平几乎不可能,能否维持当前股价,还得看其后续转型成果;三来,受“双减”政策及此前中概股造假等影响,美国投资者对中概股的信任尚且存疑。

而比在线少儿英语培训被认定为“学科培训”更为严重——也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禁境外外教”,毕竟此前监管部门曾想承认在线青少外教模式,并试图规范发展。

据「子弹财经」了解,去年7月,教育部发布《外籍教师聘任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线上培训机构聘任外籍人员在境外以在线方式承担教育教学工作的,参照本办法制定资质条件、签订合同,实施服务和管理。

今年4月,《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正式印发,其中规定,外籍人员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教育活动,应当遵守教育和外国人在华工作管理等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而“禁境外外教”带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金沃斯在线英语董事长兼CEO李立群向「子弹财经」表示,从事在线少儿英语行业的超过99%的外教都身居海外。这意味着不足1%左右的外教在境内从事在线少儿英语教学工作。

究其背后原因,境内外教需要有工作签证。而若想获得从事英语教育的中国工作签证并非易事。要求申请者具备教育类、语言类或师范类学士及以上学位;取得所在国教师资格证书;取得符合要求的国际语言教学证书(例如完成不低于120个小时的TEFL课程),最关键被要求母语是英语。“要知道,母语是英语的国家只有7个。”李立群说。

或许有人会说,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可以聘请外国留学生充当外教,但这种操作并不可行。因为他们只有学生签证,并没有来中国当老师的工作签证。

不仅如此,社会培训机构邀请外教到中国工作,获相关主管部门批准的概率极低。“境内外教普遍在高等院校任教。”李立群称。

但这显然不是最残酷的现实,据李立群介绍,这些境内外教的可用时间极其有限。

3、前途未卜的转型之路

当然,面对“双减”政策出台带来的冲击,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们首先要安抚好担忧情绪日益加重的家长。

因为一旦大量家长都来退款,形成挤兑现象,机构很可能撑不住。“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一个客观事实。”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向「子弹财经」表示。

此外,徐华还提到,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们要确保已报班学员的剩余课程按时保质保量交付。

事实上,除了“稳住”家长,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们也正积极探索新的发展路径,以实现自我救赎。

据「子弹财经」了解,有玩家试图重金押注境内外教直播课。

近日,鲸鱼小班官方微信发布《声明》表示,目前,鲸鱼小班已不再售卖境外外籍教师对境内青少儿学员进行教学的课程,原外教课程停止售卖与续费。此外,公司将于本周五(8月6日)推出新的“境内外教直播课程”,主打国际学校综合素质提升,由原教研核心团队研发。

不过,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转“境内外教直播课”的方向似乎不被看好。由于境内外教少且多集中在高校,所以难以形成同等质量与规模的外教团队。当然,一些在线少儿英语机构提出要建立中国的外教基地。“说实在的,它忽悠外行或许可以,懂行的都知道这是很难的。”陈宪直言称。

据陈宪回忆,2019年,为实现线上线下融合,他所在的公司也曾考虑过申请外教到境内授课。当时政府给出的态度是既不鼓励,也不支持,还不反对。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审核极为严格,比如,本科必须是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可以是教育专业,不仅要持有国外的教师资格证书,还需要有一定的从业经验等。

而在境内外教供应链不足的情况下,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转的境内外教直播课最有可能是大班课,不太可能是小班课,更不可能是一对一。

但问题是,家长们都知道在线少儿英语是很难做大班课的。“不同于应试,学生跟着外教学,主要还是学口语和听力,以输出为主,而大班课意味着每个孩子发言的机会太少。”陈宪说。

此外,也有玩家寄厚望于中教少儿英语。

据「子弹财经」了解,51Talk工作人员于近日发给家长们的一则通知显示,9月1日起,51Talk将不再对大陆青少学员售卖一对一外教课。届时,新开学员将由外教转为中教小班课,主要以三固定的模式授课,固定老师、固定同伴、固定时间,人数2-8人范围。

然而,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转“中教少儿英语”的方向同样不被业内人士看好。因为中教授课,也被要求持有教师资格证。“相比之前,如今考取英语教师资格证的难度更高。”陈宪称。

因为在用中教班课承接之前,机构需要对中教选拔培训,并对课程体系进行改造升级。但如大家所知,国内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们基本都用的是国外教材,这与“双减”政策规定的“严禁提供境外教育课程”相悖。所以,如何规避这一点成为一个新挑战。

此外,还有试图发力成人在线英语的玩家。

阿卡索方面表示,公司将聚焦成人在线英语业务。一方面是因为阿卡索起家于成人英语,虽说其对公司总营收的贡献比重不及在线少儿英语业务,但一直在做这块业务;另一方面在于,从事义务教育阶段教学工作的境外外教被禁止给境内K12学员授课,但从事成人英语教学工作的外教暂不受影响。

当然,素质教育也在阿卡索的战略布局当中。“只是,‘双减’政策下得这么急,当下肯定先转自己最熟悉的。”阿卡索方面称。

不过,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转“成人在线英语”的方向亦不被看好。如大家所知,成人英语培训市场分为应试英语和实用英语两大板块。

先看应试英语,比如考研英语、雅思托福等,这类用户的生命周期相对较短,且几乎不存在续费率一说。“这也就是所谓的一锤子买卖,学员考上与否,一般都不会二次报名了。”徐华坦言。

再看实用英语。实用英语的用户需求萎缩得十分明显。据陈宪介绍,中国加入WTO以后,包括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在内的很多外资企业进入国内。对于一个外企员工而言,如果他的英语不过关,其实意味着他的职场天花板较低。“一般只能做到中层位置,比如部门经理,也仅限于此了。”

而如果英语水平要做到特别溜也不容易,比如读懂外方高层邮件,加入英文电话会议等等。“这也绝非仅通过报名成人英语培训班就能达到的。”陈宪坦言。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另一个现实情况是,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外企选择撤出国内。“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内卷到公务员了,过去你到了外企,职业发展空间比较大,薪酬也比较高。”陈宪说。

陈宪提到,目前,像知名成人英语机构华尔街英语在国内的业绩大概率是亏损,其模式类似健身房模式。“它都是报好几万的大单,但大多数成人是坚持不下去的。”

更重要的是,当前,成人要想学英语,可以获得非常多的免费资源。“只不过,绝大多数人无法坚持下来。”陈宪称。

据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透露,目前有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试图转型亲子学习社区。

众所周知,3-6岁是孩子语言学习的关键时期,很多家长都想让孩子尽早学习,但按政策规定,6岁之前,线上线下的机构都不允许授课。

“更重要的是,你上中教也好,上外教也好,仅仅靠课上,孩子一定学不好英语,我也有很多老师,大家一致的意见,其实家庭才是孩子英语学习的主战场。”李晶在线上直播时表示。

在李晶看来,机构可以先带着家长们解读一些比较权威经典的或最新的关于语言习得的书,在家长参照方法做了之后,孩子有了成果,再搭一个舞台让孩子秀出来。

然而,在线少儿英语机构转“亲子学习社区”的方向依然不被业内人士看好。

“它只不过是一个应对措施,如果做成商业模式并不可行。”陈宪解释,它对3-6岁学龄前孩子家长可能适用,因为孩子自己学坐不住,需要家长陪同,但面向更高龄的孩子家长或许就不现实了。“毕竟,家长普遍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时间。所以,它只是一个小众生意。”

4、结语

客观来说,无论是已出台十九天的“双减”政策,还是陆续发布的与之相关的配套举措,抑或是外界的普遍认知,几乎都认为以学而思为代表的K12学科培训机构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

但浙江省教育厅将少儿英语/口语视为学科的做法,一旦被推广至其他省市,加之当前“禁境外外教”的规定,“VIPKID们”面临的困境只会比“学而思们”更严峻。

因此,在线少儿英语机构们的转型更为迫切,无奈眼前并无“最优解”,各家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又回到了比拼耐力和战略的日子了。

本文版权归去快排Seo 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