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蓝齐

出品 | 子弹财经

8月16日 ,阅文集团发布了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阅文集团总收入同比增长33.2%至43.4亿元 ,其中 ,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同比增长124.5%至18.0亿元 。

在“大阅文 ”战略之下,IP在产业链上的打造 、衍生和拓展已成为阅文强劲的增长动能。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我们欣喜地看到公司在正确的战略方向上开始产生回报。”

坚持对且难的事往往更具长期价值 。自去年程武带领新管理团队接手并将“IP生态链”提上日程后,二级市场应声而涨 ,尽管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大盘震荡影响,但阅文的股价整体走势却一直处于上行通道,以2020年上半年为拐点 ,画下了一个悠长的微笑曲线 。

股价是最直观的信心指数。资本市场正在重估“大阅文 ”,但信心从何而来?

1、IP生态链迎来生长期

根据2021年最新统计的全球最赚钱50个IP,前11名中 ,迪士尼一家就占据半壁江山,6个IP的总收入高达3418亿。而日本以动漫IP为核心形成的产业链,通过整合优势资源 ,对IP进行精准开发,也诞生了像“精灵宝可梦 ”这样稳居全球榜单第一的IP 。

在中国,从来不缺大IP、好IP ,但IP乱象也极为突出:各个开发环节没有协同 、对IP改编内核不统一 ,“人设打架”等行为时常让粉丝迷惑,一些开发者只想赚“快钱”,拿到IP后盲目开发 ,缺少对IP的长线规划,最终一个好IP被白白消耗掉价值。另一个问题还在于行业人才缺乏,既懂IP内容又懂后续开发的团队少之又少。

对此 ,在今年6月份阅文年度发布会上,程武提出,“中国数字内容产业已经到了必须‘握紧拳头’的时刻 ,IP生态链就是突破天花板 、对抗不确定性的钥匙 。 ”阅文的IP生态链方法论也体现在了这次半年报上。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阅文在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18.0亿元 ,同比增长高达124.5%。这直观反映了阅文版权业务在正确的战略方向指引下展现的爆发力和发展潜能 。

具体来看,截至目前阅文已汇集940万名作家,1450万部作品 ,庞大的内容储备构成了天然的IP富矿 ,为IP生态链源源不断地输送经用户验证的故事。稳定增长的网络文学业务,是阅文IP生态链得以落地的先决条件。

而在IP生态链各细分业务上,阅文也已全面落子 。在影视业务上 ,阅文上半年为行业贡献了一股暖流,旗下新丽传媒参与出品的《你好,李焕英》票房达54亿 ,拿下国内影史票房第二的好成绩。

在电视剧方面,相继推出了《赘婿》、《斗罗大陆》和《叛逆者》等优质热播剧,其中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这“三驾马车”出品的《赘婿》更是今年现象级爆款。此外 ,“三驾马车”还推出了庆祝建党一百周年电影《1921》,这也是“三驾马车 ”时代旋律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后两部《人世间》《心居》也将陆续上线 。

在有声和出版方面 ,《大奉打更人》上线三个月全网播放量破亿,评分高达9.6,另一部爆款《仙山走出的男人》全网播放量超36亿 。

在IP漫画开发方面 ,继2020年阅文动漫与腾讯动漫宣布用三年时间将300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成漫画的计划 ,目前已有70多部阅文IP改编漫画作品在腾讯动漫上线,与快看漫画的合作也在稳步推进,展开30多个网文IP漫改规划。

在IP动画授权与开发方面 ,今年上半年,阅文自制的IP改编动画继续上线,其中改编自人气IP《斗破苍穹》的半年番动画播放量已超过19亿 ,豆瓣评分7.8分。当前,正在筹备的动画项目超50部,包括基于人气IP改编的《大奉打更人》、《星域四万年》 、《第一序列》、《全球高武》等 。

在IP游戏授权与运营方面 ,《诡秘之主》、《凡人修仙传》 、《赘婿》等优质IP也已授权,将陆续推出。

与此同时,阅文在IP商业化与线下消费品领域的布局也已经展开。今年年初 ,阅文成立了“IP增值中心”,开拓消费品、潮流玩具和线下实景消费等领域 。

如上所述,在网文业务稳定的基本盘之上 ,阅文在IP细分领域已全局投入排兵布阵中。对于IP生态链的构建与落地 ,阅文似乎拿出了All In的变革态度。

2、新管理层的新局面

在全球互联网发展历程中,不乏改革获得新生的故事,比如微软 。从千禧年开始 ,微软进入“无为的十年”,错过移动互联网浪潮 、股价跌掉近一半,转机出现在2014年萨提亚·纳德拉成为微软第三任CEO ,在一系列改革后,这个迈入中年的科技巨头终于从沉睡中惊醒,再次朝气蓬勃。

历史一再向我们证明 ,适时且方向正确的改革,是一家拥有自驱改革力的公司获得再度腾飞的秘决。这个普遍的真理同样适用于阅文集团 。

新管理层为何以革故鼎新的勇气,将阅文的未来押注在IP生态链上?

从外部来看 ,多元娱乐形态的兴起不断抢夺用户时间,网络文学再也无法安枕于独属于自己的一条赛道。与此同时,网络文学自身市场空间有限。中国音响与数字出版协会数据显示 ,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增速在经历了2015年51.7%的高点后开始滑落至如今的25%以下 。

另一方面是内部的问题 ,比如在此之前,阅文与新丽传媒始终未形成高效的联动整合,而IP的开发也大多只停留在对外授权上 。引用一句程武在去年9月一封内部信上的话——“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不足充分暴露 ”。这或许揭示了彼时阅文内部问题的严峻性。

内外挑战下 ,二级市场对阅文的预期走低:到2020年Q1,阅文股价一度跌到25港元,这距离上市首日破百股价已下跌了近75% 。

(图 / 摄图网 ,基于VRF协议)

而后,以程武为代表的新管理层,带着“不破不立”的决心拿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推动阅文从数字阅读公司迈向文化产业集团。

去年4月底接手后 ,新管理层以边战斗、边思考、边变道的节奏,紧锣密鼓开启了一系列反思 、追问与升级,从人才管理、组织文化、决策机制 、业务模式等开启全方位变革。比如在人才方面 ,新管理层在版权运营 、在线业务、投资、法务和财务等领域都引入了新的业务负责人,在强化核心管理团队的同时,升级公司用人标准 。而今年1月 ,阅文又开启了长达四个多月的文化重塑内部大讨论 ,直至6月公布全新的企业使命 、愿景与价值观。

在业务侧,自去年9月提出“内容、平台、生态升级”后,今年6月 ,阅文又进一步发布全新战略“大阅文 ”,奠定下阅文面向未来十年的解决方案——IP生态链。

为什么是IP生态链?在数字文化产业尤其是IP领域,程武或许是业内最先锋的“开创派”之一 。早在2011年 ,程武就曾第一次提出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并推动了腾讯泛娱乐业务矩阵的形成。

但在IP这个故事里,阅文能成为主角吗?

程武认为 ,阅文是有机会促进这件事的。事实上,在过去一年中,阅文从未停止围绕于IP全产业链进行资源搭建与核心能力自建 ,从稳定IP源头的网文业务,到强化IP开发能力尤其是视觉化能力,再到产业链的开放协作 。当阅文真正在年度发布会上提出“大阅文 ”一词 ,阅文早已为此准备了一年。

在构建IP生态链的系列变革中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便是影视业务。去年10月,由“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阅文影视 ”组成的“三驾马车”浮出水面:从网文IP出发,一个整体影视生产体系形成 ,聚焦于更紧密的业务耦合与优势互补,以工业化体系提升生产效率与成功率 。

程武一直强调“集团军”作战才能形成合力 。在影视行业,IP的培育成型需要较长时间的投入和专业的生产能力 ,更需要懂IP也懂影视制作的人才。而对于“三驾马车 ”的模式,《赘婿》制片人刘闻洋就曾坦言:“腾讯影业对IP进行总体评估,决策开发并拉起各合作伙伴;阅文影视提供版权支持、原著理解输出 ,以及对‘书改剧’的形式变化把控;新丽传媒负责具体操刀剧集的开发 、创作、制作。到了宣传、发行期,则是三家整合资源协力推进,极大地提高了效率 。”

与传统影视项目动辄一年半载 ,长则三年五载的制作周期相比,《赘婿》实际从开机到播出仅历时8个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高质地推出一部大作,“三驾马车”证明了自己的加速度 ,也成为了IP生态链最具说服力的论证。

3 、正确的方向

自2011年以来 ,业内对于IP产业的发展方向,尽管早已达成共识,但谁来牵这个头、谁能做成这个事 ,一直悬而未决 。业内在等一个可持续的成功范例。

从自建能力到开放整合,过去一年阅文如入无人之境的试错与探索,逐步推动了数字阅读向“IP生态链 ”的迈进。战略蓝图已显 ,目前的财报表现,其最大的振奋意义其实也在于对方向的验证 。这也是为什么程武连续两次,在阅文财报上强调方向的“正确”性。对于长期主义而言 ,正确的方向必然是第一位的。

但毫无疑问,一年只是一个起点 。除了“王者荣耀”以外,全球最值钱的50个IP中 ,其他49个IP的平均诞生时间,均在40年左右。

IP生态链从理念到落地,所需要的恰恰是时间和耐性。正如程武在业绩发布会上所说:“用长期主义的态度 ,做IP长期价值的创造者 。 ”

本文版权归趣KUAI排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