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血缘:〈史记〉的世家》,陈正宏著

中华书局2021年4月第1版第1次印刷

此书为陈正宏先生讲《史记》系列的第二本,故书前有陈先生为此系列所作《总序》。由此了解到这套书总计四册,凡十二卷,是他以在喜马拉雅开设的一门名著导读音频课程为基础编写而成。接下来他解释《史记》的意思就是历史的记录,“严格地说,刚刚过去的上一秒就是历史”。对于《史记》一书的价值,陈先生给出的概括是:

《史记》则是一部在两千多年前,借着描述一个很长时段的历史演变过程,和其中的历史重演冲动,把人性的各个方面加以彻底揭示的一流的中国文史名著。

《史记》太有名了,已然做到了妇孺皆知,但陈先生认为,即便如此,他讲的《史记》和大多数读者所知道的《史记》仍有不相同处,他在总序中列出了三方面的不同,比如说,他所讲的《史记》不是名篇节选,而是涵盖全体的《史记》,甚至连最难读的《表》和《书》,也一一讲之,“因为表是《史记》的骨架,书则是中国最早的制度史。”同时,他所讲的《史记》不单是讲原书的文本,同时还要探寻被《史记》书写的历史,另外还要揭示出内在的隐秘和外在添加的东西。为了照顾大多数读者,书中涉及到《史记》的原文,绝大部分已经按照大意进行串讲,故这是一部通俗易懂的、别有风趣的《史记》。

关于这本分册,陈先生也写了篇自序,他在此解释什么是世家,也会探究司马迁为什么要写《世家》,每篇世家在写法上有什么差别,司马迁为什么要写出这样的差别。这的确是有趣的导读。也许是为了引起读者的兴趣,陈先生为每一篇世家起了一个吸引人眼球的名字,举例来说,《外戚世家:靠宫里姐妹上位的弟兄们》,想来这个题目定能引起人们的八卦之心。《留侯世家》则是“他在旱桥下,拾了一只鞋”,这本是打小熟知的张良拜师的故事,我原来读那个故事,觉得很励志,但如果我没读过那个故事,今天仅凭陈先生的这个题目,会瞬间让我浮想出一大堆脂粉气。

《左传》中我最喜欢的段落当数《郑伯克段于鄢》,司马迁在《郑世家》中当然会谈到这段历史,陈先生给《郑世家》起的题目是“克段的郑伯,何以漏说了金句”,他果然能跳出文本之外,注意到如此细节。我当然好奇于郑伯漏出了什么金句,原来《史记·郑世家》中没有写到那两句成语的原始出处——“多行不义必自毙”和“其乐融融”。这两个金句,尤其是前一句,曾在特殊的年代被人们咏叹不止十万遍,司马迁怎么可以不将其用到《史记》中呢?陈先生说:“《史记》对前代文献里的嘉言名句是很在意的,多有保留。”既然如此,司马迁为什么无视这两句呢?前人也留意过这个问题,陈先生说,讨巧的回答可以有两个,一是司马迁当时看到的《左传》版本跟流行到今天的版本可能不同,二是司马迁在《郑世家》中所用史料是另外一种相类似者,正好他所用的这个史料中,没有那两个金句。

但陈先生说,司马迁对于《左传》很重视,他既然没有用,肯定有某种特殊的源由。陈先生说,他也注意到《春秋》对郑庄公反击兄弟共叔段的作法不无微辞,《左传》中所记反应的是郑庄公一再给弟弟挖坑的事实,在那样的情形下,郑庄公却大义凛然地说共叔段“多行不义必自毙,”,就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讽。在陈先生看来,司马迁在书写郑国历史时,他最看重的郑国国君非郑庄公莫属,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两个金句用在《郑世家》,显然有损郑庄公的光辉形象,如此说来,司马迁很有可能是看到这两个金句,而有意舍弃之。

相比较而言,陈先生给《陈涉世家》起的题目“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算是最贴近正常的题目,这个故事长期收入中学课本,致使人们耳熟能详,我很想知道陈先生有着怎样的别解,然读完该篇后,却发现他讲得很正常,看来有过高的预期值也是一个坑。当年陈胜、吴广走到大泽乡时赶上了大雨,真不知道是因为有雨方有此地名,还是来到这个地名就应该有雨,至少我读到这段时,马上想到了近日河南的暴雨成灾,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历史的惊人相似之处。

按照司马迁的说法,“失期,法皆斩”,赶到了也是死,还不如造反。然而陈先生说:“陈胜脑子好,会说话,就由他给各位穷兄弟们分析形势,做思想动员报告。他说了不少,但最动人心魄的,应该是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为了能够提高公信力,陈胜派人搞出神神鬼鬼的东西,比如“大楚兴,陈胜王”,于是他们造反成功了。但是陈先生也注意到,近些年有人对此提出异议,认为陈胜号召众人起义时,说的“失期法皆斩”是编造出来的,证据乃是1975年湖北考古发现的云梦睡虎地秦简《徭律》部分。陈先生引用了其中原文,同时作了翻译。按照《徭律》上的规定,如果晚到的话,只有很轻的处罚,比如迟到三至五天,只是接受一顿臭骂,如果迟到十天则罚做一副铠甲,同时《徭律》明确写着:“水雨,除兴”,就是说如果途中赶上下大雨,可以暂停受罚。

为此有人说,司马迁是站在汉朝统治者的立场上,对秦始皇进行诬蔑,才让陈胜说了那句骗人的鬼话。然而陈先生于此处替司马迁辩诬,认为此证据站不住脚,一是因为云梦秦简抄录的是秦始皇统一六国过程中行使的法律,而《陈涉世家》所记则是秦二世时代的情形;二者云梦秦简所载是《徭律》,并非《戍律》,不适用于《陈涉世家》里的场景。但是陈先生在本文中也讲到,所谓世家乃是几世递传的大家族,而陈涉一世而斩,何以称其为世家,想来是陈涉曾跟身边一同耕种的穷兄弟们说“苟富贵,勿相忘”,为此受到了兄弟们的嘲笑,而后陈涉说出了那句荡气回肠的豪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虽然陈涉后来被自己的司机杀害,但司马迁在《陈涉世家》中特意记录了汉高祖安排三十户人家专为陈涉守墓之事,陈先生认为,刘邦终究还是个明白人,接着他又写到如下一段按语:

说白了,任何时代,都没有天生的贵族。贵族都是从暴发户变过来的,暴发户又是从平民变过来的。不发不贵,而当贵族不再具有暴发户的气息时,他就架空乃至扫地出门的时代也就来临了。贵族的对头,就是期待做新暴发户的平民。

陈先生谈到,从来贵族都带有一分天生的傲慢,但平民也有傲慢,他认为陈涉的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是典型的平民式傲慢。接着陈先生在本篇的结尾处写出了如下金句:“贵族的傲慢跟平民的傲慢,这两种傲慢突然碰撞,就诞生了足以地动山摇的革命。”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翰墨留青:张伯驹致周笃文书函谈艺录》,荣宏君编

辽海出版社2020年9月第1版第1次印刷

与荣先生几年未曾谋面,今日又得此新作,看来他仍然致力于张伯驹的文献搜集与研究,如此精专,令我佩服。从本书的《后记》了解到,该书收录的张伯驹文献都是本自周笃文先生,故书前有周先生所作《前言》,于此了解到周笃文乃是刘盼遂弟子,经其师介绍,1971年周笃文前往后海南沿张宅拜访了张伯驹先生,自此之后,周先生跟随张伯驹学习填词,所作颇得张先生夸赞,认为他“词有灵机,不妨多作”。同时张伯驹还把周笃文介绍给夏承焘先生,在夏先生的指导下,周笃文的填词水平更上一层楼。

本书的编排乃是以时代为序,以图文对应的方式予以展现,如此作法一是可以看到原件的面貌,尤其能够得见张伯驹特有的“羽毛体”,二则可以逐行对照的方式阅读和使用释文。荣宏君在《后记》中介绍说:“本书主要辑录的正是当年伯老致周笃文先生的部分书函”,同时说,这批书函现存62通,其中写给周笃文的有57通,荣先生认为,这批书函中最为珍贵的当是张伯驹手书的诗词,计有32首,其中29首为首次整理,故有补遗的价值。而他认为更为重要的是:

这二十九首诗词,皆是伯老晚年随遇而发,信手拈来,旋寄于门生。因其多追忆往昔、感怀身世,又多自谑,未肯轻易示以外人。然句句流清,字字珠玑,而今读之,莫不让人感慨动容。

阅读张先生所填之词,如果系以年代,则更能感受到他当时的心态。比如1975年10月13日填的一首《鹧鸪天》

羞把茱萸插白头。风流往事去悠悠。身非红叶长如醉,老比黄花更易秋。

斟薄酒,压清愁。梦中俛仰看神州。江河日下余年岁,步步登高懒上楼。

在那个特殊的时期,老先生为此受到了许多磨难,这阕词乃是他当时心态的反映。读到该词 ,不知为什么总让我联想到李煜的“梦里不知身是客,一饷贪欢”。

本书后附有《金缕曲》唱和词,周笃文在序言中介绍说,1977年春,伯驹先生80寿辰将近,其老友著名词赋大家黄君坦先生为撰《金缕曲》三章以寿之,张伯驹连赋四章予以唱和。嗣后南北词林纷纷响应,旬月之间,共得36人唱章,其中有刘海粟、夏承焘、朱复戡、赵朴初、徐邦达等一系列大家。对于这场词坛盛会,周笃文认为:“其构思之精妙,赋情之高远,寄声之浏亮,影响之深巨,近百年来,自南社雅集迄今,殆罕其匹。词林大老、学界权威,如此推重,真可谓开一代之奇者也。”

就我个人的偏好,我觉得黄君坦所撰第一首最能概括出张伯驹的一生成就:

放浪形骸外。概平生、逍遥狂客,归奇顾怪。金谷墨林过眼尽,破甑不嗔撞坏。算赢得、豪名湖海。八十光阴驹过隙,伴词人、老去鸥波在。闲写幅,青山卖。 春灯燕子难场改。忆华年、调弦锦瑟,芳辰初届。一曲空城惊四座,白发梨园罗拜。剩对酒、当歌慷慨。好好先生家四壁,谱红牙、偿却烟花债。休错认,今庞垲。

张伯驹所和四章中,我同样爱其第一首:

苍狗浮云外。几经看、纷纭扰攘,离奇古怪。百岁光阴余廿岁,身岂金刚不坏。登彼岸、回头观海。粉墨逢场歌舞梦,算还留、好好先生在。犹老去,风流卖。 江山依旧朱颜改。待明年、元宵人月,双圆同届。白首糟糠堂上座,儿女灯前下拜。追往事、只多感慨。铁网珊瑚空一世,借房名、欠了鸿词债。今从碧,昔庞垲。

张伯驹是第一流的收藏大家,到其晚年万品皆空,这种感觉非道外人能够体会。幸老先生喜唱戏,擅填词,一腔柔情有得寄托,但我每读一遍该词,眼前总是呈现“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浇孤村”的苍凉。

荣宏君在《后记》中谈到,《金缕曲》唱和词乃是当年周笃文先生以一人之力抄录,同时油印若干部,40余年后,油印本散逸难觅,幸周笃文先生存有一册,但因油印本字迹漫漶,难以影印上版,故荣先生将52首《金缕曲》整理排印于此,方使我辈得睹妙词。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天津红学史稿》,林海清著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地2021年6月第1版第1次印刷

本书专谈天津一地的红学研究史,赵建忠先生为该书所作序言的题目是《地域红学史的开创之作》,题目即为文眼。从序中了解到,本书作者李海清师从赵建忠攻读文学博士学位,该书稿乃是由作者的博士论文修改扩充而成。赵先生为本书总结出几个优点,首先点明了本书的开创性,“目前全国尚无同类专著”;二是该书将天津文化元素与《红楼梦》交融研究。作者提到天津卫建立时间虽不过六百年,但却形成了雅文化、洋文化、俗文化的丰富文化形态,故作者将《红楼梦》与这三种文化的关系进行了阐述;三是文化的多元反映出天津人的大气包容,例如红学界对天津新发现的庚寅本《石头记》以及水西庄与大观园的关系这两个问题,作者均能持客观公允的态度。

本书的二序出自天津市《红楼梦》研究会副会长王振良先生,他为林海清的这部专著总结出三大特点,一是开创地域性红学史写作先河,二是基础文献资料网罗宏富,三是学术研究视野广博开阔。和赵建忠先生一样,王先生也点出了本书的不足,他们都希望李海清能够继续充实该稿,以便呈现出更为完整的天津红学史。

本书分为五章,第一章为导论,余外四章分别讲述天津红学的产生与发展,以及全面繁盛的局面,同时也谈到天津的红学组织、红学期刊、红学活动等。文中提到,上世纪20年代,顾颉刚奉胡适之命到天津访书,就是在直隶省立第一图书馆发现了曹寅的《楝亭文集》和一些重要资料,胡适得知后,亲自来津造访,弄清了曹家的几个重要问题,才完成了《红楼梦考证》改定稿,这显然是天津对新红学的贡献。

由于曹寅与水西庄查家的特殊关系,再加上水西庄与《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有某种关合之处,方产生了周汝昌大力提倡的大观园原型“水西庄说”,近些年王振良领导的志愿者团队对西沽的“曹家胡同”与曹姓居民进行田野调查,这些都说明了曹雪芹与天津有一定的关联。

周汝昌考证,曹雪芹的祖籍是河北丰润县,后来有一支迁至关外铁岭,其先祖在战争中被俘后加入了满洲藉,之后跟着清帝入关,在京东分得一片“受田”。曹寅在《东皋草堂记》中说:“余家受田,亦在宝坻之西。”而宝坻正是天津下属之县。经考证,曹家受田应在宝坻县城西十里左右,即今尚庄、窦家桥一带,由此说明了曹家与天津确实有渊源。

《红楼梦》一书的诞生也与天津有关系。当年曹雪芹避难水西庄,著书黄叶村,对于这种说法,林海清客观地说:“目前缺乏有力的证据支撑,但也并非绝无可能。”他引用了曹雪芹的好友敦诚所写《寄怀曹雪芹》一诗中的诗句:“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作者称这句诗“点明了黄叶村是曹雪芹晚年撰写《红楼梦》的地方”。黄叶村在哪里,大多数人认为在北京的西山。我曾到植物园内的樱桃沟看到一些据称是曹雪芹的遗迹,甚至看到了那块补天石,这些所谓的证物是真是假,只能让红学家们继续争论下去。但是天津红学家则认为,真正的黄叶村不在北京,而在天津西沽。林海清认为:“西沽的位置临近水西庄,又有查家地产,这都成了支撑‘曹雪芹著书黄叶村’的证据。”

以上的所言本自该书的第二章《天津红学的产生与发展》,而作者在第四章第四节中进一步阐述大观园原型“水西庄说”。作者认为,大观园乃是曹雪芹精心打造、与龌龊的现实世界相衬照的纯净理想世界。从第十七回的元春省亲开始,直到一零二回众姐妹搬出为止,大观园一直是作品描写的重心所在。关于大观园究竟在哪里,历史上有着不同说法,当代红学家将这些说法分为南北两派,南派以袁枚为代表,认为大观园应在南京,北派以周汝昌为代表,认为原址应在北京,此外还有南北折中说法,也有人认为曹雪芹吸收了南北各处园林之长,虚构出了大观园,认为大观园只能在《红楼梦》里,近些年方产生了天津“水西庄说”。

作者对不同的说法做了客观论述以及相应的辨析。比如大观园金陵说,可以孰敏的诗“秦淮风月忆繁华”为据,说明曹雪芹少年时代确实住在南京,这也与曹雪芹生活过的江南织造府相吻合。但是从《红楼梦》中也能找出反例。比如《红楼梦》第十六回,贾琏派贾蔷去姑苏采买女孩子,贾琏问动哪一处银子,贾蔷回答说,不用从“京里”带银子,以此说明,大观园在“京里”,而非江南。但是,为什么“京里”不是指南京呢?

第三十三回,宝玉挨打后,贾母听到消息赶来,气急败坏地责骂贾政,并吩咐下人准备轿马,威胁说要与宝玉母子回南京去。林海清说,如果大观园就在南京,“回南京去”又从何谈起。但是,近几天南京新冠疫情爆发,有官方报道说,江苏省的负责领导“前赴南京”主抓疫情防控,有网友跟帖说,江苏省政府跟南京市政府就隔着一条街,既然可以用“赴”字,那么即便大观园在南京,贾母称她要回南京去,似乎也没啥问题。更何况,无论怎么研究,《红楼梦》也是部小说,为啥非逼着曹雪芹要叙述得滴水不漏呢?

当然,学者不会赞同我的和稀泥,更何况,把大观园安置在哪里,也是当地人的光荣。比如袁枚就说,他的随园乃是建在大观园旧址之上,胡适在《红楼梦考证》中引述了袁枚的说法,未曾提出异议。相比较而言,更多的人说大观园就在北京,比如《燕市贞明录》提到大观园在北京的钟鼓楼西,周汝昌在《红楼梦新梦》中批驳了随园说,首次提出北京恭王府就是大观园遗址。后来天津地方志专家韩吉辰发表了《水西庄与大观园探源》,提出水西庄是大观园原型的观点,这个观点也得到了周汝昌的响应。

林海清在专著中一一列出天津学者在红学研究方面的成就,他以客观的态度引用不同的说法,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不评判哪种说法更为正确,然在有些地方也会谈出自己的观点,这正是一位学者的冷静与客观。而他的这部专著正是用这种客观的笔调,叙述天津与红学的关系,以及天津红学史的脉络。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书物」2021年8月师友赠书录(二)韦力撰

《浙江大学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杨国富主编

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第1次印刷

2020年7月15日,浙江大学图书馆举办了第二届全国高校图书馆古籍保护工作研讨会,我应该馆黄晨馆长之邀,前往此会举办一场讲座。报到的当天,每位与会者分发一个布包,里面除了本书外,还有一册《昨夜星辰:浙江大学图书馆藏唐代诗人墓志拓片展图录》,以及一副制作精巧的樟木夹板。这么多年来参加了不少古籍会议,第一次得到一套实用的书物,夹板中有一张宣传页,表明此夹板的制作者乃是杭州明大古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其品牌叫“富春王木匠”。这副夹板内外都做了抛光处理,甚至丝带的凹槽内也上了蜡,可见制作之用心。

之前的几个月,我蒙浙图善本部主任陈谊之邀,为浙大馆所藏古籍的价值作了整体评估,因为这些古籍要迁往新馆,估价乃是计算投保额的前提,由此可以了解到浙大馆对珍藏的典籍是何等之重视,这种作法最值得赞赏。因为那次评估,使得我对浙大馆所藏古籍有了整体观感,而今翻到这部图册,顿时如逢故人。

本书前有王云路先生所作序言,该序从中国的文明史讲起,认为在历史上流传有很多古香古色的藏书楼,他同时探究了藏书的目的,明代李贽认为:“藏书者何?言此书但可自怡,不可示人,故名曰藏书也。”显然这是李贽对“藏书”二字的理解。其实他的所言并非人们所默认的“藏书”二字的内涵。王云路又提到了当代大型的藏书楼实乃各类图书馆,但图书馆是公共性质的,即使如此,珍贵古籍往往也秘不示人,如何在保护典籍和使用典籍之间找到平衡点,其认为浙大馆出版本图录是一种好的交汇点。

本书的另一篇序言出自陈东辉,他讲到了浙大线装古籍总量达到了18万册,而后谈到这些书的来源,同时说浙大馆所藏善本的数量和质量在浙江省位居前列,在全国也有重要影响。如何给出这样的结论,陈先生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为例,他统计出了名列前十位的高校名称,其中浙江大学位列第九,排在最前面的是北京大学,书目中著录该校藏本达4859部,而浙大则为830部。虽然从数量上有较大差异,但是陈先生指出,近些年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举办的《国家珍贵古籍名录》评选,浙江大学入选了173部,此数量约占馆藏善本部数的10%。所以陈先生认为,浙大馆能有这么多部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之书,并且能在高校中名列第二,这一点非常不容易。

在我的印象中,浙大馆所藏善本以明本书质量最为突出,明嘉靖及嘉靖之前的本子占比甚高。我在浙大讲座期间参观了该馆举行的善本展,看到展品中的明版书,大多品相上乘,且以原装为主。浙大馆所藏善本的另一个特色则是稿钞校本,尤其玉海楼所藏善本大多捐给了浙大馆,故无论展览还是图录中,都能看到不少孙诒让的手稿。

遗憾的是,我在浙大开会期间,唐墓志拓片展已经撤展了,只能从图录中窥得展览之精彩。这本图录的编排方式乃是先介绍墓志主人的生平,接着是拓片主体,下方则是说明,而后附一首墓主人的诗作。排在最前面的是唐代工部尚书郭虚己,介绍中谈到他的墓志在1997年10月出土于河南洛阳偃师首阳山镇,志石现藏于偃师商城博物馆。说明中提到墓志铭乃是颜真卿早期书法作品,“与《多宝塔》前后相承,是研究颜真卿早期书法的珍贵材料”,下面所附之诗乃是郭虚己所作《送贺秘监归会稽诗》。前些年我在宁波找到了贺秘监祠,可惜写那篇文章时未能看到此墓志铭。

本文版权归趣KUAI排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