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人口大国 ,“粮食安全 ”一直都是国家关注的重要话题 。近年来随着国内对种子进口依赖的加深 ,加之疫情使外供种子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都使曾经“淡化 ”的“种业安全”问题再次受到外界关注,维护“种业安全”也被再次提上了议事日程 。

 

在国家出手解决农业“卡脖子 ”的大背景下 ,针对农业科技公司的投资并购活动开始日渐活跃。日前由中国中化集团与中国化工集团旗下农化板块业务整合而成的农业科技企业-先正达集团,正式通过了科创板上市受理,预计下半年将在上交所上市 ,其巨大的体量或有望成为国内最大农化科技巨头。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抢过来的世界农资航母

 

根据先正达预披露的招股书,此次上市先正达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7.86亿新股,计划募资650亿元 ,这一巨额募资或将打破此前由中芯国际创下的532.3亿元募资记录,有望创十年来A股最大IPO记录 。

 

据悉,先正达集团于2019年6月成立于上海 ,注册资本约114亿元,由Syngenta AG、安道麦股份有限公司及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农业业务组成,其前身可以追溯到1758年。作为一家老牌农化巨头 ,先正达的主营业务涵盖了植物保护 、种子 、作物营养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以及现代农业服务等诸多业务。

 

2019年,先正达集团在全球植保行业排名第一、种子行业排名第二 、作物营养行业排名第一,是中国现代农业科技的领军者 。根据其辅导备案信息显示 ,目前中国化工农化有限公司为先正达控股股东,直接持股99.1%,并通过全资子公司麦道夫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先正达集团0.9%的股份 ,其已经成为一家“地道”的国有农化科技企业,这与此前成功的“跨国并购”不无关系。

 

在中国中化并购先正达之前,由于受全球谷物市场的低迷环境影响 ,先正达面临收入下滑、持续亏损的境地。为挽救亏损先正达跟很多农化巨头一样,希望通过出售资产方式来完成资产切割重组 。

 

在先正达发出正式收购要约之后,行业巨头孟山都以及中国中化集团 ,纷纷展开与先正达的接洽工作,在时间上前者接洽的时间还要更早一些,但最终中国中化以高价拿下了先正达的股权 ,从而从外资巨头手中“抢 ”到了这个农资巨头。在完成收购之后 ,中国中化迅速将旗下优质农业资产注入其中,实力大增的先正达在随后迅速实现了扭亏为盈。

 

根据招股书,2020年先正达集团全年取得销售收入1520亿元 ,按2020年平均汇率折合220亿美元,超越拜耳215亿美元和科迪华142亿美元的年度销售额,已经当仁不让地成为全球农化行业中的执牛耳者 。

 

备受争议的天价收购

 

不过 ,从中国中化收购先正达的整个过程来看,这场“跨国收购”起先并不为外界所看好。

从收购代价来说,当时收购是在先正达仍亏损的情况下 ,按照其作为上市企业的较高市价合计出资430亿美元达成的,这一价格已经较其实际市值溢价高达20%以上,这样的“天价收购”自然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另外 ,由于先正达的业务遍及上百个国家和地区,复杂的交割手续使整个收购流程变得旷日持久 。根据相关资料来看,从2016年开始接洽 ,到去年正式完成重组再到如今上市 ,中国中化集团对先正达的整个并购活动持续了长达四五年的时间,长周期的收购自然很消耗关注它的投资者的耐心 。

 

同时,以当时来看收购后企业的效益也存在变数。以农化巨头拜耳收购孟山都为例 ,前者在完成对后者的收购之后,虽然短期之内成为业内最大的农化巨头,但由于收购后者产生了巨额债务 ,加上后者不断发酵的农药致癌事件影响,使得拜耳公司在完成收购之后不仅业绩上受到牵连,而且还陷入到持续不断的“诉讼官司 ”之中 ,市场形象大受影响,公司股价也一再受到打压。

 

在此背景下,面临同样的“天价收购”国内自然会谨慎不少 。但从收购结果来看 ,中国中化的这次收购带来的效益却是显而易见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先正达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亿元和-40亿元。在去年整合完成之后,先正达实现了首次扭亏为盈 ,实现了归母净利润44亿元 。不难看出 ,先正达在被整合之后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明显得到了改善。

 

抢筹上市图谋何在

 

既然经营成绩显著改善,那么先正达为什么还要谋求上市呢?从其自身的情况来看,或许也不难理解。

 

首先 ,是缓解巨额的债务压力 。根据先正达招股书披露的消息来看,先正达此次募资将会有58%用于偿还长期债务。招股书数据显示,此次募集资金中有195亿元用于偿还长期债务 ,这或将对其改善盈利能力大有帮助。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末,先正达集团合并报表层面累计未弥补亏损金额达到了82.65亿元,巨额债务是造成这一亏损的很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 ,从2017年中国中化集团为达成要约收购,除了支付4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0亿)的收购费用之外,还提前支付了部分融资借款的支出 ,这使得这项收购的总花费达到了490亿美元。

 

“两化”重组农业资产之后,先正达集团承继了之前收购产生的所有债务,这或许成为其加速上市的一个重要原因。毕竟 ,上市之后先正达可以通过债转股的方式 ,缓解巨额债务带来的压力,从而有效提升其总体盈利能力 。

 

其次,此次融资还将用于投资并购 。招股书显示 ,本次募集的资金还将用于扬农化工以及瓦拉格罗的海外投资并购活动。招股书显示,为达成收购扬农化工36.17%的股权要约,以及先正达植保收购瓦拉格罗100%的股权要约 ,先正达需要多达上百亿的资金筹备,这也是其此次上市募资的重要因素。

 

另外,为其新业务MAP平台筹集资金也是本次融资的重点 。根据招股书 ,本次招股募资将有12%的资金用于拓展现代农业技术平台MAP的发展。所谓“MAP ”,是指农业科技企业通过使用包括遥感技术等在内的现代农业技术,在“减水 、减药、减肥”的情况下 ,帮助农民达到“增产、增收 、增质”的目的。

 

根据先正达高层规划,预计到2025年要建成覆盖全国1200多个核心县城的MAP服务中心,以服务更多农户 ,此次上市或有为其未来推动该业务发展积蓄“粮草 ”的考虑 。

 

打响国产种业翻身仗

 

目前来看加速募资上市的先正达 ,未来的发展方向或许在于以下两个方面:一是继续巩固其国际市场;二是做大做强国内市场。

 

目前在先正达的营收结构中,海外营收仍然占据了绝大多数。根据2018年-2020年先正达的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先正达集团来自境外的主营业务收入合计占比分别达到了79.47%、80.16%和79.78% 。比如 ,在2020年先正达的海外营收中,有24.5%来自拉美市场,有22.6%来自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 ,有19.5%来自北美地区,其余为亚洲地区。

 

多达8成的海外营收,使先正达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化农化巨头 ,不过先正达的海外扩张同样面临诸多挑战。具体来说,在拜耳收购全球转基因巨头孟山都之后,世界农化领域实质上形成了拜耳 、先正达、陶氏杜邦三强并立的局面 。面对实力强大的拜耳加上行业前三的陶氏 ,先正达想要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巩固其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而通过上市“储粮 ”,无疑对其巩固国际市场大有裨益。

 

另外 ,开拓国内市场也是其接下来所要做的重要动作 。目前先正达在中国国内市场的营收仅占其总营收的20%不到 ,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另外,“大国小农”的落后农业现状,正伴随着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有序推进迎来历史性机遇 ,届时将会有一批农业科技企业因此而崛起,而拥有先进技术经验的先正达或有望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

 

本文版权归QU快排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